永遠懷念蔣sir
(Facebook Note dated Apr 28, 2010)

昨天收到蔣sir過身的消息,很突然!

上次見蔣sir只是兩個月前的是。

二月一個星期四,我循例每月一次到教育學院主講一個有關視障的專題。

在教室的門外,聽到一把磁性的聲音,一下子辨認出是蔣sir。

演講之後,與蔣sir吃午飯,分享了不少,想不到這卻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!

老實說,以往與蔣sir不太熟落,依稀記得我中三時他教我RS(宗教),經常叫"number thirty six"(我的學號)回答問題。二月的一餐午飯,卻讓我認識了他很多,從他分享他如何與學生商署、如何備課,我實在感受到他是一個很用心教學的好老師。

最令我感動的,是當我與他分享很多學校認為我不能管理秩序,所以不能性任老師的時候,他說了一句:「他們有什麼證據?」

蔣sir,謝謝你真心的鼓勵!

我會以你為榜樣,繼續關心身邊每一個學生,讓她們感受到神的愛。

我會為你的家人祈禱。